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人人小说 > 其他 > 刺芒 > 第395章 转型

刺芒 第395章 转型

作者:亲亲雪梨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10-10 17:09:31

“张垚垚不是真的坏,他只是没有正儿八经地学习过。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犯那些错误,并不是有意的,这点我可以确定。”

当李晓把这些话告诉郝梦媛时,郝梦媛忍不住笑了:“向来犀利的李大记者,怎么突然柔软起来了,还帮一个曾经的不良少年说话?他在高中时期欺负孙平安,那些仇我一直都记着呢,你倒为他说起好话来了。”

“我是说真的。”李晓解释道:“他欺负过同学,跟黑恶势力勾结过,在抗战爆发那天挑战民族情绪,这些都是他犯的错,我没有替他洗脱罪名的意思,而且我是真心希望他能接受教训的。但是,我想问问你,你觉得他为什么会那么坏?”

郝梦媛认真想了想,说道:“如果他天性不坏,那就跟家庭的溺爱脱不了干系吧!”

“嗯,还有一点,我想你肯定想不到。”李晓说道:“你从来都没有当过差生,所以,你肯定不会站在张垚垚的角度上看待问题。”

郝梦媛蓦然呆住了。

李晓分析道:“你想啊,张垚垚本来想学画画,结果家里人并不支持他,非逼着他学钢琴,学骑马,打高尔夫,甚至还送他去加拿大学习打冰球,因为这些在申请欧美名校的时候都是加分项。为了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从小到大上的都是港城的名校,可惜他没有继承他爸的智商,在学习上,从来都没有跟上过。在家里他是威风凛凛的小少爷,但是在学校里,没有人能瞧得起他,他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心理落差呢?他欺负同学,干坏事,可以看做是他的反抗,也可以理解为他是在增加关注。”

“你说得有道理。”郝梦媛若有所思:“可这并不是他霸凌同学的理由。”

“我知道,我不想给他开脱。我是在想,如果在他求学的生涯中,有个人能对他伸出援助之手,跟他做知心朋友,就算他没那么长进,但也不至于干那么多坏事吧?”

在遥远的高中时期,二中学子每天要做的就是拼命读书,争分夺秒,去食堂吃饭都要带着英语单词本,排队的时候背单词,往返教室与食堂之间,都是一溜小跑。当人们在讨论“衡水模式”是否合理时,二中学子却早就习以为常了,他们的前辈是这样过来的,后辈也依然这样学习。在这样严苛的学习环境里,能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是奢侈,有谁会关心差生张垚垚呢?

张垚垚虽然家里有钱,但他是被硬塞进重点班的,每次成绩都拖后腿。有几个老师曾经明确表示,希望在计算成绩时,去掉张垚垚的分数。因为他的存在,他们实验一班的成绩总是比不过实验二班。而这些,张垚垚都是知情的。他表面上装作无所谓,但谁没有自尊心呢?他被老师排斥,又被同学孤立,他上学的意义是什么呢?

郝梦媛第一次反省——以前她总是指责张垚垚欺负同学,但是他们做同学的,不也一直在孤立张垚垚吗?

“你说的对。”郝梦媛说道:“我们也的确对张垚垚做了些不好的事情,但是我们都以学业为理由,没有给他任何关心。他在实验班待了三年,一直都是孤零零的,他的狐朋狗友——不对,他的朋友都在别的班级。现在想想,在最需要朋友的年纪,他过得最孤独。”

李晓开心地说道:“这就是我想说的,他犯过的错,我们不应该随便原谅;但他并不是穷凶极恶的人,所以,只要他有变好的机会,我们还是得帮他。”

因为之前造纸厂一案,“星火燎原”的公信力已经有所下降,如果李晓再将跟张垚垚有关的视频、文字下架,那“星火燎原”的口碑会再次崩盘。说不定,订阅的人还会怀疑——作者是不是收钱了?

李晓很苦恼,如果她没有跟张垚垚偶遇,没有跟他深聊,她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可是她偏偏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对张垚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这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我又不是上帝,我无法客观地、全方位地看待每一个人,那我有什么权力对他们评头论足呢?

李晓想到了转型。

她内心依然充满了热血,但是她想换另一种方式战斗。

小伙伴不理解她的选择,责怪她反复无常,李晓只能找佟童倾诉。听完她的苦恼之后,佟童问道:“那你想怎么转型?”

“我想做一个影视杂谈类的频道,可以借影视剧里的情节,来说一下当今社会热点问题。我觉得这个角度很新颖,但是我的合伙人却并不那么看,他一直觉得影视剧太肤浅。而且,我们俩都不是学影视的,所以做不到那么专业。如果我执意要做,那就只能再次跟他分道扬镳了。我刚跟他和好不久,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

“呃……至于采取哪种形式,你们完全可以再商量,不过,我支持你转型。”

“嗯?你确定不是敷衍我?”

“不是。”佟童说道:“实话实说,我一直不太清楚’星火燎原‘的定位是什么。有时候我觉得它像是时事评论,但是它又没有那些有影响力的新闻大号那样深刻;有时候我又觉得它像杂谈,什么都说一点,但是又说不到点子上去。它能撑到现在,大概只是靠几次热点事件蹭了点流量吧。”

……

李晓咬牙切齿,恨恨地说道:“佟童!你还真不把我当外人!说得这么直白!”

佟童很无辜:“是你让我说实话的,我不想说,你还嫌我敷衍你。”

“……那你不会委婉一些么?如果你跟相亲的姑娘吃饭,人家姑娘让你点评一下妆面如何,你是不是也会实话实话——哎呀,你的粉饼质量挺好的,可是你涂得太厚了;眉毛画得不错,可是眼线画得不行……你敢这样说吗?你不怕被泼一身水吗?”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什么都不敢说了。”

佟童的反应让李晓又好气又好笑,这个钢铁直男,要是让他追女孩子,他怎么可能追得动?也就郝梦媛那个不开眼的,非要喜欢这个榆木疙瘩。

可是,李晓也常常幻想,如果自己也有“不开眼”的资格,那该多好啊!

李晓很羡慕佟童,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找准了正确的方向,才把他的文学事业发展得这么好。佟童把“刺芒”经营得有声有色,在“刺芒”上发表的文章比一般通俗读物的质量好不少,但是又没有纯文学那么晦涩。佟童对现状很满意,他的员工也干劲十足,唯有白教授,时常唉声叹气。

每当佟童问起来,白教授总是说没事。佟童只能猜测,大概,白教授是在纯文学的圈子里混久了,他研究的还是美国当代文学,他之前关注的是文学作品中的移民、殖民问题,是空间叙事对小说的推动,是声音美学和多声部叙事。他并不是瞧不起通俗文学,相反,他能包容不同的文学,甚至还能在房多多的建议下阅读网络小说,但是这些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无法激发他做研究的热情,可是他的研究梦始终没有熄灭。

“我总感觉,白教授的终极梦想是自己创建一本期刊杂志。”佟童跟李晓说道:“在我们研究室,能真正跟他有共同语言的,只有房多多。因为房多多准备考北大中文系的研究生,只有他了解那些晦涩的理论。孙吉祥读的书是不少,不过光聊小说内容,白教授觉得还不够过瘾。而房多多的道行不够,经常被白教授问得张口结舌,白教授同样觉得不痛快。”

“你不会为了白教授办一家专业的文学期刊吧?”

“办文学期刊,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我不是单纯地为了白教授,也是为了我自己学习嘛!毕竟吃文学一口饭,就要做到术业有专攻。”

“你真是太有追求了,什么都不落下。”

佟童开玩笑说道:“还好吧,如果印名片,我的头衔还填不满一面,这种程度只能说我自己努力得还不够——哦,对了,张垚垚还拉着我合伙来着,我还没给他答复呢。要是合伙成功了,头衔又多了一个。虽然,可能跟他合伙几天后,那个头衔就会消失了,紧接着,其他头衔也被连累着消失了。”

李晓被逗得哈哈大笑,继而正色说道:“潜意识里,你跟其他人一样,还是瞧不起张垚垚,你觉得跟他合作,就会被他连累,是不是?”

“……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

“张垚垚没有那么蠢,他也在成长。”

佟童吃了一惊:“几个月前,你俩不还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么?怎么这么快就替他说话了?”

“我只是实事求是。”李晓搪塞道:“如果更多人认可他的才华,可能他就不会那么笨拙了。”

张垚垚是李晓转型的导火索,但这件事她没有跟任何人说。去小镇的那一天,张垚垚曾经走在李晓的身后,并在李晓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她拍了一张背影。照片里的李晓穿着一身风衣,双手插兜,仰视天空,干练而又潇洒。李晓不是自恋的人,可是她毫不犹豫地拿那张照片做了手机屏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人人小说移动版